<li id="ciuc6"><center id="ciuc6"></center></li>
  • 當前位置:飛天小說>歷史軍事>大人,得加錢> 第六百二十六章 少爺,祥瑞??!
    閱讀設置(推薦配合 快捷鍵[F11]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)

    設置X

  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少爺,祥瑞?。。? / 3)

    (

    青天與剃頭并不沖突。

    因為青天其實都是喜歡殺人的。

    中國人對青天的標準,就是敢殺人,尤其是敢殺官。

    會剃頭的青天,就跟中西結合最為致命一樣,乃這個時代無法撼動的存在了。

    起初,賈六倒也不想把事做這么絕,只拿下水營高層就可以了。

    但一想自己好不容易通過努力奮斗變成了賈佳滿洲,結果在天津這幫駐外滿蒙官兵眼中還是個不入流的漢軍,那就真的有點火大了。

    往大了說,不是漢軍老祖宗們替大清打生打死,你們這些滿蒙旗子有什么資格躺平吃香喝辣,以什么功勛子弟在這得瑟。

    往小了說,質疑他賈佳滿洲身份,就是對他賈佳氏多年奮斗的全盤否定。

    這就不是內部矛盾,而是敵我矛盾。

    再牽扯到直隸只能有一個老大,那今兒天津水營就得見血。

    跟別的沒有關系,純屬殺人立威。

    賈六希望通過天津水營事件,讓直隸境內旗漢官兵們曉得新任總督大人不是胡子沒長全的雛兒,而是心狠手辣的剃頭。

    別看這手段粗,但不管什么時候,都是最有效的。

    此事一旦傳開,直隸境內的八旗、綠營軍頭們就得掂量下總督大人的命令到底有多重了。

    全面整頓了直隸,賈六就得讓天下人知道,他賈佳氏才是代表滿洲的唯一存在。

    愛新覺羅都得靠邊站。

    總之,這事已經定性了。

    真以為他鬼子六這一年多來修身養性戴上眼鏡,處處裝斯文包裝自己,就忘了是怎么發的家了。

    他賈六身后的阿飄隨便拎一個出來,都能嚇死常久這個從一品的上將軍。

    殺自己人,他賈六那是祖傳的手藝。

    水營旗兵由天津綠營負責解決。

    如果葉清不肯遵令,賈六不介意將其拿下,直接將天津綠營變成他賈大人的親軍。

    還好,葉清關鍵時候拎得清,有了這次血洗天津滿蒙水兵加成,葉清及天津綠營官兵便算真正可靠得用的了。

    對于膽敢行刺自己的常久,賈六還是給了這位從一品八旗上將最后的體面。

    就是由他親自送其上路。

    五花大綁嘴里被塞了布團的常久被秘密帶了過來,之后便在一份由他自己書寫的供狀上按了手印,再然后栓柱向他宣讀了死刑書。

    程序這一塊,沒有問題。

    常久情緒雖然激動,但始終沒有說話。

    賈六取出他老太爺留下的大弓,試了試弦后,卻是沒有親自執行死刑,而是將這個榮譽交給了保柱。

    【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,野果閱讀!真特么好用,開車、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,這里可以下載.yeguoyuedu】

    原因是保柱力氣比他這個巴圖魯大,且索倫人對弓的熟悉和熱愛遠超他這個無能巴圖魯。

    “還有什么遺言沒有?”

    按照程序,賈六必須問問常久有沒有最后的交待,這是律法賦予犯人的權利。

    盯著嘴里因為塞了布團無法說話的常久七八個呼吸后,賈六確定對方沒什么遺言要說,便示意保柱行刑。

    保柱的活干得很漂亮。

    想說話卻不能說話的常久被弓弦活活勒死,咽氣后兩眼還瞪得跟牛眼珠似的,怪嚇人的。

    然后舌頭被用刀割下。

    這是畏罪自殺的物理表象。

    關于天津八旗水師從一品都統常久謀逆,且事后畏罪自殺的相關材料立時快馬送京。

    材料中再一次出現了反清秘密組織“紅花會”的身影。

    根據常久供狀所言,其半年前被兵部尚書蔡新蠱惑加入紅花會,由于其是從一品都統,會中排行第三,綽號“

    上一章 目錄 +書簽 下一頁

    精品精品国产欧美在线_精品精品国产自在久久_精品免费av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